BLOG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這對他來說不幹白不幹

  1. 作者:SUNNY
  2. 日期:2017-12-07 14:57:02
  3. 分類:
  4. 標籤: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子政】

擔憂沒有用,警告沒有用,特朗普再次展示了他說到做到的執政風格。他已於幾個小時之前,正式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啟動美國大使館的搬遷工程。

雖然全球震動,但若單從美國方麵看,卻不算多大的事。畢竟這是20多年前就已經在國會通過的法律,有兩黨共識基礎,特朗普無非就是改變了曆任總統隻說不做、接力豁免的慣例,結束了長期的懸而未決。平心而論,要批評該項政策也應批評美國,不該隻讓特朗普背鍋。

至於巴以和談進程的脆弱性、耶路撒冷問題的敏感性、中東局勢的複雜性,多少年來一直是華盛頓政界的老生常談,並非新情況,更不是因該項決定而起。要追根溯源,肯定也是要追究美國,不能因此而歸咎於特朗普。

決定宣佈之後,阿拉伯國家的激烈反應、穆斯林的仇視態度、盟國的不同意見、美國的安全局麵,都在預料當中,但也不是顛覆。自以色列1948年建國至今將近70年,美國支持以色列的每一項政策不都是麵對同樣的後果嗎?

特朗普這一關於耶路撒冷的決定,從實質內容上講也並未特別出格,不過就是「正視現實」而已。所以,要針對整個問題的根本,也要針對美國,而不是特朗普。

既然大部分「壞事」都是以前的美國政府幹下的,特朗普又專以否定過去、結束過去為己任,完全不受慣例的約束,那麽,作出該決定也就順理成章了。再考慮到他個人的親猶傾向、競選承諾、內政壓力、女兒女婿影響等因素,此事對他來說不幹白不幹,幹了不白幹。

真正要獨自麵對並加以解決的新局麵,是這一決定對特朗普正在推行的中東新戰略的檢驗。伊朗和土耳其下一步的行動、沙特的立場、其他阿拉伯國家的對策,乃至整個伊斯蘭世界在這一最新刺激之下的最新反應,都將是這場政治賭局的勝負關鍵。

以色列方麵

美國方麵就是這樣了。特朗普在文件上簽了字,新的棋局就此展開,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美國都要自己去應對。

但從以色列方麵看,卻是另外一個圖景,不是新棋局,而是老曆史。美國對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首都的正式承認,實際上是一個連續不斷、目標明確、步驟清晰的曆史過程的最新環節。

這個曆史過程,就是以色列的建國大業——從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建國空想,到一個幾乎註定失敗的建國嚐試,再到一個堪稱為奇跡的建國過程,直到今天這個不斷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建國結果。

生物學裏有個悖論,一個生物體的自身繁衍,既可以看成是生物體的基因通過後代繼續傳承,也可以看成是基因藉助於該生物體繼續複製自身。用這個關係來比喻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也是一種解釋。美國就像是一個巨型生物體,世人一方麵看到美國曆屆政府不斷延續並修正對以色列的扶持政策,使以色列一路成長到今天,另一方麵也可以將其理解為以色列這個基因長期寄生在美國這個生物體上,不斷通過控製後者來延續自身。

確切地說,是猶太民族長期寄生在盎格魯-薩克遜民族上,不斷通過控製後者來延續、發展本民族。在沒有祖國的猶太人眼中,大英帝國和其繼承者美利堅,是最好的寄生對象,因為它們既是文化最寬容的西方國家,又是世上最強大的世俗權力,猶太民族自古以來的兩大永恆追求——生存和控製——都可以通過這個寄生得到滿足。因此,早在以色列這個國家出現之前,這個戰略性的結盟就已經建立了起來。

回顧曆史,以色列最早的建國夢想,就是英國人提供了實現的希望。整整一百年前,英國在與法國簽訂了瓜分中東土地的賽克斯-皮克特秘密協定之後第二年的1917年,發表了貝爾福宣言,承諾幫助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民族家園」。這正是以色列建國大業的起點。

閘門既已打開,洪流就無法阻擋了,世界各地的猶太人蜂擁而至,與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土地爭奪戰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停息過。而在這一百年的時間裏,猶太人的這個民族家園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定居區到正式的國家、從命懸一線到起死回生、從戰戰兢兢到咄咄逼人,其中的每一個重大轉折、重大跨越,實際上都沒有離開英美這兩個世界霸權的支援——或明或暗,或主觀或客觀,或政府或民間,或經濟或軍事或外交。

沒有英國人的承諾就沒有以色列建國大業的原始起點,沒有美國人的財力物力就沒有以色列建國大業的早期勝利,而沒有二戰後美英聯盟的政策偏袒和實際援助,就沒有以色列建國大業的今日結果。雖然整個過程看起來九死一生、驚心動魄,如同一幕現代版的出埃及記,但每一個階段性目標的實現,都是通過猶太-盎撒這個隱形共同體的內部運作完成的。

阿拉伯國家在這一百年裏有過很多次的不解和後悔,同時伴隨着以色列的很多次慶幸和歡呼。

猶太人明明沒有機會在巴勒斯坦生存下來,怎麽就在二戰後突然獲得了足以對抗這個阿拉伯世界的人力物力資源?

聯合國181號決議明明不可能通過,怎麽就在過了一個感恩節之後鬼使神差地被猶太人湊夠了讚成票?

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中阿拉伯人明明已經到手的勝利,怎麽在一場短暫的停火之後就鬼使神差地被猶太人轉敗為勝,成了一場阿拉伯人的「大災難」?

耶路撒冷明明是一個被分割的聖城,是一個由聯合國託管的國際化地區,怎麽就被以色列強硬地宣佈成了「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以色列永久的首都」?

而且,時至今日,再沒有什麽託管,再沒有什麽巴以協商解決,美國特朗普政府已經宣佈了正式承認。

阿拉伯人再想不通,到了今天也不會見不到答案了。特朗普剛剛的決定,放在這一百年裏來看,其含義就是:以色列的每個目標都能通過美國來實現,要想阻止以色列的行動,首先要阻止美國的意誌。

至於美國的意誌與聖城、與基督教、與上帝的關係,那是另一個話題。美國20世紀初有個詩人羅賓遜·傑弗斯,他在來到加利福尼亞海岸卡梅爾角時,找到了他心目中的基督教文明盡頭,他寫道:

上帝如同一隻在夜空中滑翔的鷹……

祂有一張嗜血的喙和尖利的爪,

祂猛撲,祂撕咬……

一個兇猛的生命,

祂絕無公義可言,

沒有憐憫,也沒有愛。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86091063869125685

Coffee Lam]Lˡ^ - ɧڳ̪ΪѵMk - Facebook

2017~1122 - 28 See more of Coffee Lam]Lˡ^ on Facebook. Log In. Forgot account? or. Create New Account ...

YouTube Analytics - Google+ - Google Plus

When I uploaded a video (at 13:00) it showed me 0 views in analytics for 2h, just now (15:00) it started count but don\'t show the previous views. Do you think ...

자니‏ @jaeun_yanie

我將一部影片加到了 @YouTube 播放清單 http://youtu.be/GzNkP2hAjoc?a  [醫美] 水光針加強版?